新闻中心

21世纪经济报道——江南春详解分众投资逻辑:“扫货式”投资+“饱和攻击”

      本报记者 陶力 上海报道

  导读

  江南春称,“市场低迷的时候,资金会向一些优质公司集合,这些优质公司只要有足购的资本,饱和攻击就很容易在消费者的心智中创建成功,因为竞争对手们都没有声音。”

  回归A股不到一年,分众传媒却上演了连串的投资大戏。

  日前,分众传媒董事长江南春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采访时讲述了背后的逻辑。“我们是在美国上市的,美股市场的资本游戏规则(对投资)有限制。而且,美国投资者不喜欢不专注的公司。现在回归国内资本市场,无论是监管还是投资者风格,都发生了很大变化。我们可以参与到更多的创新行业中去。”

  在投资这条大道上,江南春已经大胆地迈了出去。7月28日,分众传媒宣布以3亿元领投英雄互娱旗下子公司天津英雄体育管理有限公司。此外,印纪光大文化产业基金、永桐基金等机构联合向英雄体育投资共计3.4亿元。这是互联网体育领域方向目前最大的一笔融资。而这距离分众传媒投资另一家互联网体育公司咕咚应用才过了仅仅两个月。

  对于为何向体育行业砸下重金,江南春称,互联网体育是一个千亿级的市场。电子竞技和跑步吸引了最年轻一代的用户。眼下,从传统电梯电视广告起家的分众传媒,正在试图抓住更多年轻用户的心。

  此外,互联网近几年经历了狂热的资本竞赛后,有些“风口上的猪”纷纷落地,创业公司的估值正在变得理性。不少创业者皆坦言,如今要拿到投资人的钱不再像以往那么容易。对于向来精明的江南春来说,在低谷期出手去“扫货”投资互联网公司,也不失为非常好的时机。

  体育+娱乐双向布局

  7月29日,电梯媒体分众传媒发布了2016年上半年业绩快报。报告显示,公司上半年度实现净利19.01亿元,并预测全年利润将突破44亿元人民币,其主要营收仍然来自楼宇电梯广告。

  分众传媒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目前,该公司的电梯媒体已经覆盖120个城市,已安装版位110万块、屏幕20万块,楼宇电视市场份额达到95%,电梯海报份额也达70%。近乎垄断的市场地位让江南春在主业之外不断“买买买”,他率先瞄准的是拥有最多年轻群体的文娱产业。

  此前,分众传媒联合方源资本设立体育基金,共同对国内最大的运动社交平台体育APP“咕咚”进行了3000万美元的战略投资,并对美国娱乐体育竞技公司和独立体育节目制者“WME-lNG”进行了6750万美元的战略投资等。

  最近投资的英雄体育是全亚洲最大的移动电竞赛事运营商,旗下赛事注册用户已达4亿人次,日活跃用户超过5000万人次,月活跃用户约为8000万人次。借由这三起投资,分众传媒完成了在直播平台、节目制作、体育社区的布局,并形成了自己的生态。

  英雄互娱创始人应书岭表示,英雄体育由分众传媒领投,未来可以接触大量的广告主并推广自己的赛事。而从分众传媒的角度讲,“有了英雄体育之后,在给广告主的解决方案里面,也会加入体育赛事的解决方案,对双方是一个1+1>2的事情。”

  在回忆过去十几年的经历时,江南春觉得自己唯一做对的事情是瞄准了电梯这个环境。“移动互联网的兴起让人们的兴趣和注意力都在变得更加碎片化,电梯这样封闭的被迫接受的环境反而具备了独特的优势。体育行业在未来一定会吸引大批年轻的用户,这样的注意力正是我们需要的。”

  据悉,分众在下半年还会在影视娱乐领域有一系列的投资。“但我们不去直接投资电影制作,这不是我们擅长的事,比如你让我去主演一部电影,会有市场吗?”他表示。

  资本寒冬扫货

  由于分众传媒广告客户数众多,为了避免给所投公司造成竞争困扰。江南春并未完全选择分众传媒直投的模式。

  7月25日,分众传媒发布公告称,公司或下属子公司拟分别与杭州清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沸点资产管理(天津)有限公司、上海汇添富医健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市达晨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等四家公司设立投资基金,主要用于涉及互联网、高科技、消费升级或服务升级的产品或服务的非上市企业股权投资。

  目前,分众传媒的投资策略基本由江南春和几名高管决定。“我是在今年第二季度开始做这个事情,因为我觉得时机到了。现在,市场投资热情没有去年那么高,除了估值划算一点之外,也比较适合分众传媒去引爆一家头部公司。”

  在他看来,分众要利用自身宣发优势,让所投公司成为能为分众带来丰厚投资回报的明星创业公司。“市场不好的时候是一个公司建立绝对领导地位的好时机。”

  他甚至以最近合并的滴滴和Uber为例,在与Uber的大战中,滴滴在分众的平台上抓住时间窗口进行密集投放,一度让滴滴的日订单量从50万单冲到了100多万单。

  “市场低迷的时候,资金会向一些优质公司集合,这些优质公司只要有足购的资本,饱和攻击就很容易在消费者的心智中创建成功,因为竞争对手们都没有声音。”江南春说。

  同时,根据自己的经验,他认为很多创业公司成败往往只是在一个很小的节点。“中国市场是一个同质化很高的市场,无论是做团购还是二手车都会有好多人来做,因为市场足够大。别人看到你活得很滋润不来竞争这不可能的。”

  在他看来,技术不是壁垒,商业模式也不是壁垒,技术和商业模式的领先只是创造了一个时间窗口,可能有六个月,最多不会超过一年。

  因此,“饱和攻击”成为他投资创业公司的初衷。现在的江南春,每年仍保持着300多趟的飞行纪录,是不折不扣的工作狂人。

  “可怕之处在于,我没有其他爱好,工作就是我的爱好。我的抗压能力这些年已经练出来了。十几年前创业找不到钱才是焦虑,2003年5月SARS时期,我把自己攒的5000万元全用完了,那才叫焦虑。这么多年奋斗,很有可能一无所有。”江南春回忆自己的奋斗往事。而经历过那种焦虑和压力,他认为现在已经不再有事情能击倒他。

执行时间:0.060118913650513秒 查询数据库5次 内存使用:3.335 mb - 398.141 kb = 2.947 mb 当前模式:develop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