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腾讯科技——江南春酝酿分众再次IPO:地点或香港内地二选一

腾讯科技 雷建平

正当外界以为分众作为非公众公司不用再为财报顾虑,分众创始人江南春(微博)也可更长远思考企业商业模式和管理问题之际,腾讯科技独家获悉,江南春正酝酿重新包装分众上市。

一位资深投资行业人士透露,分众已私下组织一个新的团队在运作公司重新上市事宜。不过,与上一次风风光光选择在美国上市不同,这次分众选择的地点可能是香港或内地。

一位分众内部人士对腾讯科技证实,分众内部的确在筹划IPO计划,但其拒绝披露IPO进展。分众副总裁嵇海荣接受腾讯科技连线时对此不予置评。江南春电话则一直无法接通。

分众曾作为美国上市公司存在相当长时间,却在20135月完成私有化。私有化的分众业务有哪些新改变?为何分众会在完成私有化1年半后又要重新启动IPO计划?

分众改变:向移动端和O2O靠拢

私有化后的分众不断对业务进行改造和梳理,强化移动端,不过,这一过程并非很顺畅。如分众曾在全国范围内改造液晶屏,大力推广分众Q卡业务,并对这一业务抱有很大希望。

分众推Q卡业务主要是应对移动互联网对户外广告的冲击,江南春对此一直很焦虑,其曾表示,幸亏等电梯只需两三分钟,大家来不及把手机掏出来做什么,这就让分众有存活机会。

Q卡被江南春视为是分众持续发展关键突破口。Q卡在原有单一显示屏下方增三块互动感应小屏,用于展示产品促销、优惠品发送等信息。用户刷Q卡获优惠信息可享受商品优惠。

不过,Q卡业务推出一年多后,业务即终止。这个业务之所以失败,在于其互动体验过于复杂,被O2O行业其他更先进模式给替代,使得Q卡连同其要颠覆的对象维络城一并失败。

2014年后分众终于迎来一次发展机会,即商业WIFI市场火热。分众在楼宇电视机器上加装WiFi热点,用户打开浏览器进入首页是极速下载首页,这个页面类似一个分发平台。

在该分发平台当中,有游戏、APP应用、视频、音乐等内容可供消费者下载。2014年世界杯期间,分众曾与“彩票宝”进行合作,分众宣称当时每天都有相当量的下载。

知情人士透露,当前分众WiFi热点覆盖全国25座城市近10万个点位,北上广深约有20000个点位。不过,分众公关部人士透露,分众WiFi热点服务仍在内测,并未正式推广。

依托WiFi热点,分众希望其变身为O2O互动营销线下平台级入口,品牌可将传统营销平台与移动互联网进行强连接,激发消费行为产生,分众生活圈媒体更互动化、内容化、趣味化。

20148月,外卖在线订餐平台饿了么与分众合作,在上海推出免费午餐活动,消费者只需通过分众写字楼的互动广告屏,使用360手机客户端摇一摇或连接“饿了么免费WiFi”就可以获得20元抵用券,随后即可在饿了么网站或APP上领取免费午餐。

20149月,分众联手蒙牛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一场“打劫精选牧场”营销活动,消费者通过360手机客户端摇一摇或连接WiFi即可参与抽奖,宣称也积累极高的人气和关注度。

分众还成为微信在深圳试点合作伙伴,其依托楼宇屏幕安装iBeacon硬件设施,当用户走进带有iBeacon设备楼宇中时,用手机摇一摇后,商户可通过向附近用户推送红包和优惠券等。

这种试水刚刚开始,分众希望加大推广力度。一位分众人士称,“现在很多一二线城市楼宇都装有iBeacon,技术操作并不复杂,安装的城市还在扩大中,在春节时会多铺一些城市。”

如今的分众跟以往有何不同?江南春日前透露,2014年分众重新定位,分众是媒体公司,更是LBS公司,背后有很多数据库的建设。应用分众的移动大数据,广告投放可更精准。

江南春说,分众还能在线下与所有手机客户端连接,移动互联网时代,分众是基于地理位置的广告平台,是做移动互联网中的坐标,也是跟所有客户端可以进行互动的基础设施。

分析人士称,江南春如此定义分众是希望大家不要以为分众只是在楼宇间卖广告,分众模式是老旧模式,而是在卖广告之外,分众还有更多附加价值,尤其是在O2O和移动端领域。

分众再次上市 江南春准备好了?

2011年分众遭做空机构浑水重创,一度股价暴跌,尽管分众管理层奋起反击,但浑水的猎杀也再次消磨江南春对美国资本市场的耐心。分众副总裁嵇海荣表示,上市融资功能已没有。分众每年却要为“上市公司”身份支出不少费用。

嵇海荣说,在美国市场,打官司很常见。“官司来了我们就得应诉,但很多时候,我们赢了官司也没意义,还耗费了时间、精力和资金。”有人则直接建议,分众“不跟他们玩了”。

果然到20135月分众真的“不玩了”,直接下市。

如今分众再次上市时机逐渐成熟。分众一位高层私下对腾讯科技表示,分众在私有化后已重新对公司架构、业务进行梳理,业务模式也不一样,再次出发的分众会跟以前有很大不同。

一位业内人士称,重新包装后的分众可能再次引起大家兴趣。只是分众不会再在美国上市。

知情人士透露,如今江南春生活没有太多的改变:周一到周五,满负荷工作,每天工作时间都超16个小时;而周五晚上一如既往地飞往台北,与远在台湾的妻子、儿子团聚。

不同的是,过去江南春以“狼性团队”来要求员工奔波在激烈竞争的紧张工作状态,自己也是疯狂的工作。而现在,其自己及整个分众开始放缓节奏,员工在工作时的幸福感提高。

江南春曾表示,自己如今会重新站在消费者角度和运用因果关系考虑问题,不会再以资本市场作衡量,而是坚持长期思考。那么,如今再次准备冲刺IPO的分众和江南春准备好了吗?

执行时间:0.081197023391724秒 查询数据库5次 内存使用:3.337 mb - 398.141 kb = 2.948 mb 当前模式:developer